新聞 | 圖片 | 下載 | 專題
  首頁 |新聞中心|青州人文|青州書畫|青州風光|青州房產|青州名流|書記專題|市長專題|青州掛失
 
當前位置: 首頁 > 青州人文 > 回望宋朝的青州
回望宋朝的青州
來源:今日青州網      時間:2020-01-03 10:56:25      
內容摘要:一 回顧歷史,人們往往喜歡尋找那些輝煌歲月,談論那些驕傲的往事。而我遙望古老的青州,卻首先看到了深重的苦難——短短一百年,就先后經過幾次屠城,原居民滅跡,無人能夠幸存下來。這種不堪回首的歷史并非哪



 
  回顧歷史,人們往往喜歡尋找那些輝煌歲月,談論那些驕傲的往事。而我遙望古老的青州,卻首先看到了深重的苦難——短短一百年,就先后經過幾次屠城,原居民滅跡,無人能夠幸存下來。這種不堪回首的歷史并非哪個城市所獨有,而是民族歷史的一個縮影。我們喜歡以文明悠久自詡,但考察歷史,哪一個古城能安然跨越千年?哪一處文明未被滅絕和遷徙所打斷?
  然而,寫那些讓人不快的舊事,我還是覺得對不住故鄉父老。因為我知道,人們更喜歡聽過年的話,更喜歡看到故鄉歷史的悠久與輝煌。
  于是,我開始尋找青州的輝煌歲月,尋來尋去,最后把目光鎖定在宋朝。宋朝,青州似乎特別輝煌。
  無須考察經濟狀況,也無須考察人口的增長,中國各地的歷史千篇一律,只要幾十年沒有戰爭,就會出現經濟的突飛猛進;只要官府除賦稅之外不過多地干預百姓生活,百姓總能過上好日子;只要天高皇帝遠,社會就能穩定和諧。在這一點上,我的故鄉并無不同。
  但在宋朝,青州的確有點不同,先看看在青州做官的那些人吧!歷代王朝都要派官員去青州,占領那里,統治那里,取士,征兵,收糧,納稅,渭之牧民。可是,哪個王朝曾派出這樣一群人呢——寇準、張齊賢、張知白、李迪、王曾、夏竦、陳執中、富弼、范仲淹、文彥博、龐籍、吳奎、歐陽修、趙抃、曾布、劉摯、呂惠卿……在這其中,任何一個讀者都能看到幾個自己熟知名字,因為他們不僅都曾官至宰相,而且不乏赫赫有名的文學大家。
  按照年代排列,他們到青州做官的次序應該是這樣排列:
  寇準,字平仲,華州人,官至宰相。淳化四年(933年)任職青州。
  李迪,字復古,鄄城人,狀元出身,官至宰相。天圣五年(1027年)任職青州。
  王曾,字奉先,青州益都人,狀元出身,官至宰相。第二次罷相后任職青州。
  夏竦,字子喬,江西德安人,官至宰相。1032年任職青州。
  陳執中,字昭譽,江西豫章人,官至宰相、慶歷二年(1040年)任職青州。
  富弼,字彥圍,洛陽人,官至宰相。1047年任職青州。
  范仲淹,字希文,蘇州吳縣人。皇祐三年(1051年)任職青州。
  文彥博,字寬夫,汾州介休人,官至宰相。皇祐四年(1052年)任職青州。
  歐陽修,字永叔,廬陵人,官至副宰相。治平五年(1068年)任職青州。
  趙抃,字閱道,衢州西安人,官至宰相。熙寧三年(1070年)任職青州。
  曾布,“唐宋八大家”之一曾鞏之弟,官至宰相。元祐五年(1090年)任職青州。
  劉摯,字莘老,永靜東光人,官至宰相,紹圣元年(1094年)任職青州。
  ……
  我沒考察過其他地方的情況,但可以斷定,小小州府,任職官員中卻有幾十個宰相,這絕不可能是普遍現象。至于青州為什么與那么多宰相有緣,卻真是百思不得其解。
 

 
  在這些官員中,有幾個特別值得一提。但考察他們的業績,卻似乎并不驚天動地,有的人甚至整天喝茶、作詩、游山玩水,缺少服務的熱情。但故鄉百姓喜歡的,卻恰恰是這樣的官。
  城西北的范公亭公園里有一座三賢祠,供的是富弼、范仲淹和歐陽修。
 

 
在青州市區西邊,沿著南陽河畔有一處范公亭公園,這座公園就因為范仲淹而得名。公園里有一處三賢祠,用來紀念北宋時在青州為官的三位賢良,他們是富弼、范仲淹和歐陽修。
 
  首先說富弼,年少時就有非凡的氣度,以致范仲淹見后大為驚奇,幾句話下來,就認定他是“王佐之才”。范仲淹把富弼的文章拿給晏殊看,結果,晏殊就選了富弼做女婿。因為有當政大臣的賞識,富弼入仕后很快進入高層,慶歷七年(1047年)升任樞密副使,與范仲淹、歐陽修共同主持“慶歷新政”。眾所周知,中國歷史上的改革者一般沒有好命運,尤其是進行吏治改革,涉及權力重新分配,既得利益集團只要不甘心自己的失敗,就必然要以死力反撲。擁有權力的既得利益集團一旦反撲,改革失敗就是必然的事了。“慶歷新政”失敗之后,富弼被貶,以資政殿學士加給事中的身份知青州,兼任京東路安撫使。
  富弼到青州做的第一件事是賑災。當時河朔一帶洪水泛濫,大批災民逃到青州。富弼沒有驅趕,沒有禁止他們入境,而是千方百計給他們弄吃的,不讓他們餓死在青州。他的做法后果很嚴重:災民們奔走相告,更多的災民向青州涌來。最后,當時只有十幾萬人的青州竟然聚集了六十萬災民。富弼一方面開倉放糧,一方面勸說本地富戶捐獻糧食,同時動員各縣騰挪房屋,把災民分散安置下來。當時的青州,一個本地居民就要養活四五個外來的災民。但在富弼的領導之下,他們成功地度過了災荒。
  在救濟災民的過程中,富弼創了一套新的辦法:他發現眾多災民聚集粥棚秩序混亂,而且很容易導致疾病流行,因而化整為零,大大提高了救災的效率。
  消息傳到皇帝那里,皇帝要獎賞他,他卻堅辭不受。因為在他看來,救濟災民,是地方官的本分。做分內的事是不該受獎的。
  富弼事親至孝,待人溫厚,但對人情世事,卻能洞察秋毫。他有一些精辟的見解,比如:“君子與小人并處,其勢必不勝。君子不勝,則奉身而退,樂道無悶。小人不勝,則交結構扇,干岐萬轍,必勝而后已,迨其得志,遂肆毒于善良。”其實,這話可以幫助我們認識中國歷史。
  富弼在青州任職只有兩年。離任之時,百姓在瀑水澗旁修筑一亭,取名“富公亭”。范仲淹繼富弼知青州,到富公亭游覽,曾經寫下這樣一首詩:
鑿開奇勝翠微間,車騎笙歌暮未還。
彥國才如謝安石,他時即此是東山。
  走了富弼,來了范仲淹。作為北宋著名的政治家、軍事家和文學家,范仲淹是晚年才到青州的,任職不足兩年,卻為青州百姓辦過一些實事,至今被傳為佳話。
  范仲淹幼年喪父,家境貧寒。艱難歲月磨礪了他的意志,百姓的苦難造就了他的抱負。他刻苦學習,二十六歲中進士,然后走上仕途。慶歷三年(1043年),他任參知政事,在歐陽修等人的支持下發動“慶歷新政”,改革政治,裁減冗員。新政失敗之后,范仲淹被貶到鄧州。三年之后,寫下了膾炙人口的《岳陽樓記》。到皇祐三年,他被調任青州。
  一到青州,范仲淹就遇到了富弼遺留的問題:因為大批外地災民滯留青州,造成糧食價格大幅上升。富弼在賑濟災民方面成就卓著,卻未能解決糧價的問題,與此同時,按照朝廷當時的規定,青州百姓交皇糧要到博州,也就是今天的聊城。從青州到聊城,路途遙遠,百姓推車挑擔,苦不堪言。經過調查,范仲淹知道聊城的糧價比青州便宜,于是改變以往的做法,讓青州百姓在當地賣糧,然后派人去聊城代百姓購糧,就地交皇糧。這樣一來,不僅免去了百姓長途送糧之苦,而且平抑了青州糧價。
  與此同時,范仲淹還為青州留下了一種藥。當時青州有一種“紅眼病”,流行甚廣,一直苦無良方。范仲淹四處搜集驗方,與醫家細心研究,制出了“青州白丸”,有效地治愈了紅眼病。調制藥丸的那股清泉被范仲淹命名為“醴泉”。為了紀念醴泉在治療紅眼病中做出的貢獻,范仲淹還在醴泉上建了一座亭子。后來,人們把亭子叫做“范公亭”。今日青州仍有“范公亭公園”。我在青州的時候,不大喜歡去偶園,也不怎么喜歡去爬云門山,卻喜歡到范公亭坐一坐。因為偶園總是有點鬧,爬山多少有點累,而范公亭有一種難得的幽靜,而且承載了許多先賢遺跡。  

 
當年范仲淹調制藥丸的清泉“醴泉”,他還在醴泉上建了一座亭子。后來,人們把亭子叫做“范公亭”。

  范公亭公園內有三賢祠,所謂三賢,即富弼、范仲淹、歐陽修。歐陽修也曾任職于青州。他與范仲淹之間,隔了一個文彥博。作為青州人,我從小就喜歡這首詩:
醉翁到處不曾醒,問向青州作么生?
公退留賓夸酒美,睡余倚枕看山橫。
  它是歐陽修在青州寫的。小時候不知天高地厚,曾恨自己不曾生在宋朝的青州,不能與歐陽修一起“倚枕看山橫”。雖然生活中整天在“抓革命,促生產”或“抓綱治國,大干快上”,卻真向往“公余留賓夸美酒”的日子。歐陽修這位著名的文學家,也是“慶歷新政”失敗之后被貶出京城的。他到了滁州,寫下了眾所周知的《醉翁亭記》,為后人留下了“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乎山水之間也”的名句。那一年,他四十歲,正是一般人雄心勃勃的時候,他卻已經倦于官場。后來朝廷重新起用他,但他已經志在文學,這結果就是他繼承韓愈、柳宗元開創的古文傳統,領導了著名的“詩文革新”運動,因而成了文壇領袖。這位文壇領袖的確有點不守規矩,在皇帝喪期,竟然身著紫衣。他因此而被革職,先貶毫州,又轉青州。到青州之前,歐陽修很不情愿。因為他已經決計退居山林,因而接連三次上書辭職。皇帝卻六次下詔,催他赴任,而且給了他兵部尚書的職務。皇帝的詔書是由王安石寫的,王安石以各種理由把歐陽修引向了青州。一到青州,歐陽修就被青州的山水吸引了。歐陽修治青州,真是如烹小鮮。他終日忘情于山水之間,極少忙于公務。據說,他到任三五天,衙門的事務就減去了一半。兩月之后,竟然是“官府如僧舍”,一片冷冷清清。兩年之后,連打官司的也沒有了。而作為兵部尚書兼知州的他,則主要是在游山玩水、與朋友喝酒作詩。
  在中國歷史上,一般的官總是多事,自己不閑著,也不讓百姓休養生息。用今天的話說,就是運動群眾,折騰百姓,以求自己的政績或者上鏡率。而歐陽修卻讓百姓忘記了他的存在。說真的,這才是聰明人,這才是好官。他這一手,既避免了擾民,也為自己贏得了清閑。有了歐陽修治青州,我才知道什么是好官,什么是高水平的官。兢兢業業,任勞任怨,鞠躬盡瘁,死而后已,一直是為官者的美譽,但說穿了,如此者均屬平庸之輩。
  因為沒有了公務,歐陽修有更多的時間寄情山水。他建了“山齋”,那是他靜養和作詩的地方。他有一首詩是這樣寫的:
多病山齋厭郁蒸,經時久不到東城。
新荷出水雙飛鷺,喬木成蔭百囀鶯。
載酒未妨佳客醉,憑軒仍見老農耕。
使君自有林泉趣,不用絲篁亂水聲。
  后面有小記說:“久病厭倦,出城郊游,看到春光明媚,萬象更新,不覺心情舒暢;新荷出水,飛鷺成雙,喬木成蔭,鶯歌鳴囀,美景目不暇接;與好友對飲幾杯,微醉后欣賞山林野趣,小橋流水,農家樂事,確實自有一番情趣。”這就是歐陽修在青州時的生活狀態。做官做到這境界,讓人無法不佩服。他還有一首《春晴書事》是這樣寫的:
莫笑青州太守頑,三齊人物舊安閑。
晴明風日家家柳,高下樓臺處處山。
嘉客但當傾美酒,青春終不換頹顏。
惟慚未報君恩了,昨日盧公衣錦還。
  歐陽修本來不愿去青州,到青州之后卻愛上了青州。離開青州時,他帶走了一塊一丈多高的青州石頭,在上面刻了他悼念自己父母的文章《瀧岡阡表》,運回江西老家,立在父母墓前。
  寫下以上這些,是因為想起了三賢祠。1975年前后,三賢祠是不開門的,我卻多次在門外散步,四周空無一人,磚縫里是叢叢青草,樹梢上是陣陣風聲。

 

 
  回望宋朝的青州,我想起了李清照。
  在如今的青州范公亭公園,有一座名為“歸來堂”的仿宋院落。那是為紀念李清照而建的。那座房子,李清照當然沒有住過,但李清照在青州曾有一座“歸來堂”,而且承載了這位才女幸福的青春歲月。
 

李清照紀念祠內有一處青磚灰瓦、磚木結構的四合小院。院內主廳三間,坐北朝南,額曰“歸來堂”。
 
  李清照生于濟南章丘,嫁給了青州諸城趙家。眾所周知,她的丈夫是宋朝官員、著名的金石學家趙明誠。李清照十八歲出嫁,當時在京城開封,二十四歲即隨丈夫回到了故里。當時的達官貴人,與明清的達官貴人一樣,無論原籍是哪個縣,只要隸屬青州,都不住在縣城,而是住到青州來。所以,李清照隨夫歸故里。也就回到了青州。他們一起在青州城居住了十四年。后來趙明誠到蓬萊、淄川做官,李清照有時跟隨,但更多的時候仍在青州,前后加在一起,她在青州的歸來堂住了近二十年。
  那是她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光。這位多情多才的女詞人除寫詩填詞之外,像她的丈夫一樣熱衷于金石。據她晚年所作《金石錄后序》記述,他們夫婦對金石書畫可謂癡迷。開始時在京城,趙、李兩家都不富裕,所以他們常常把衣物送進當鋪,拿了錢即去買碑文。后來家境變好,開始大量購買金石書畫。在青州的二十年,正是他們大量收藏的時候。按照李清照回憶中的說法:
  仰取俯拾,衣食有余。連守兩郡,竭其俸入以事鉛槧。每獲一書,即共同勘校,整集簽題。得書畫彝鼎,亦摩玩舒卷,指摘疵病,夜盡一燭為率。故能紙札精致,字畫完整,冠諸收藏家。余性偶強記,每飯罷,坐歸來堂烹茶,指堆積書史,言某事在某書某卷第幾頁第幾行,以中否角勝負,為飲茶先后。中即舉杯大笑,至茶傾覆懷中,反不得飲而起。甘心老是鄉矣!故雖處憂患因窮,而志終不屈。
  收書既成,歸來堂起書庫大櫥,簿甲乙,置書冊……
  恩愛夫妻,神仙伴侶,才子才女,志趣想投。寫詩填詞,醉心于金石書畫,但生活很有規律:每天晚上進書房,點一支蠟燭,燃盡即就寢。一邊烹茶,一邊比賽記憶力,茶斟于杯中,卻是優勝者先飲。這里似乎沒有男尊女卑,也不是夫唱婦隨,而是平等而和諧。夫妻常常開懷大笑,以致茶杯傾覆懷中。那樣的日子,他們過了十四年。就李清照而言,即二十四歲到三十八歲。李清照三十八歲那一年,趙明誠到外地做官去了。從此,她的詩中多了些離情別緒。
  更為不幸的是,四十四歲那年,他們不得不告別青州,跟朝廷南渡了。他們畢竟是大宋的子民,而且趙李兩家都身居要職,他們的命運是與趙氏的國家綁在一起的。南渡前夕,看著滿屋的金石書畫。夫妻茫然無措,“盈箱溢篋,且戀戀,且悵悵,知其必不為己物矣”。最后只能選貴重者帶走。
  李清照與她的丈夫到底收藏了多少金石書畫?從李清照的敘述看,他們“先去書之重大印本者,又去畫之多幅者,又去古器之無款識者,后又去書之監本者,畫之平常者,器之重大者”。一減再減,最后還裝了十五馬車!這十五馬車跟他們一起到了建康。而留在青州家中的大小書柜,“用屋十余間”。
  他們走后,金人攻陷青州,十余屋金石書冊,頓時化為灰燼。
  南渡第三年趙明誠去世,李清照手上還有“書兩萬卷,金石刻兩千卷,器皿茵褥可待百客”。什么是大家族的做派?逃難途中,所帶器皿和被褥還能招待一百位客人。在青州安居之日,該隨時準備接待多少親朋?
  李清照攜帶的兩萬卷書和兩千卷金石刻后來大多散失。最后她能做的,只是為寄托對丈夫的思念,為紀念自己與丈夫在一起的那段時光,以堅強的毅力完成了趙明誠的《金石錄》,并付諸印行,使之流傳于世。
  李清照后來客死浙江金華。在晚年,她仍然常常思念青州,并且寫下過這樣的詩句:“不乞隋珠與和璧,只乞鄉關新信息。……欲將血淚寄山河,去灑東州一杯土。”
  歸來堂的歡聲笑語,只能存在于她的記憶之中了。歸來堂的文化空氣,也必然要隨著歸來堂化為灰燼而飄散。它的主人未能再次歸來,后人的紀念更不能接續歷史。這是中國文化發展史上一再出現的悲劇。
 
附:想起富弼的一件事
 
  在我故鄉青州做過父母宮的富弼,有許多事。我在《宋朝的青州》中曾經提到幾件。文章寫完,又想起一件,與青州無關,卻很有意思,于是在此補寫一段。
  眾所周知,中國歷史上的“國家”,意思就是皇家,甚至就是皇帝本人,法國的路易十四因為說了一句“朕即國家”而遺臭萬年,但這話實在不算他的原創,發明權應該在中國。早在幾千年前,中國人就已經接受了這句話,司空見慣,無人質疑。英雄們當然有想法,但他們所想的,也不過是“帝王將相寧有種乎”“彼可取而代也”,而不曾質疑過“朕即國家”的合法性,更沒想過改變它。
  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;子女玉帛,都是皇家所有;皇權至高無上,生殺予奪,全在他的興趣和需要。這合法性由何而來?當然是槍桿子里面出政權。可是,如果只講這個道理,顯然是不夠的。因為如果拳頭硬就是硬道理,就是合法性之所在,也就意味著別人同佯可以用拳頭來爭天下。打天下時的硬道理,到了坐天下的時候,就成了恐怖之所在,是不敢再向百姓宣傳的。所以,理論家必須解決這個矛盾,使一切自圓其說。
  于是,他們想到了高高在上的“天”。皇帝是“天子”,他對國家的占有權和支配權,是“天”授予的。
  這樣,那些未經上天授權的人們,就別惦記著爭奪國家的事了。也正因為這樣,那些揭竿而起的人,大都要或精巧或拙劣地編造一些“上天授權”的故事。
  能授予,自然能收回。所以,權力來自哪里,就受哪里制約。皇帝的權力來自上天,當然不受百姓制約,卻受上天制約。聰明的大臣與皇親國戚一樣,為了皇家的利益,不愿讓皇帝為所欲為,而要想法管一管他。誰能管皇帝呢?他們同樣想到了“天”,皇帝不是“天子”嗎?“天”的兒子,“天”自然能管你。于是,他們把重大的災變,如洪水、地震、蝗災、瘟疫,都說成“上天示警”。這一招真的很靈,歷代皇帝都不敢不信,每當災情出現,就要趕緊焚香祈禱,下“罪己詔”,以求上天寬恕。
  宋神宗時,災害又發生了。神宗照例祈禱、懺悔,反省自身。然而,這時朝中卻出現了一個徹底的唯物主義者,他告訴皇帝:災害是自然現象,與圣上的行為無關。應該說,這是一個忠臣,是真正要維護皇帝權威的。
  富弼這時正做宰相,聞知此事就有點著急。他說:“人君所畏唯天。若不畏天,何事不可為?”他擔心的是,如果皇帝聽信此言,就敢于為所欲為了。思來想去,他決定給皇帝上書。這份上書長達數干言,費盡心機要讓皇帝相信災害的確是上天示警。(《宋史·列傳第七十二》)
  富弼自己真信嗎,恐怕未必。但他必須讓皇帝信。否則,皇帝就真的“老和尚打傘”了。
  讀史至此,我為富弼慶幸。他有幸生活在那樣的年代,神宗雖然對他的話半信半疑,畢竟不曾因他“欺君”而砍了他的頭。如果生活在唯物主義盛行的年代,如果神宗是徹底的唯物主義者,富弼的命運就不會那么好了。
  (李新宇,山東青州人。現為南開大學文學院教授、博士生導師。著有作品《大夢誰先覺》《愧對魯迅》《走過荒原》《魯迅的選擇》《吶喊點評》《中國當代詩歌藝術演變史》《中國當代詩歌潮流》《愛神的重塑》《新時期小說的文化選擇》《二十世紀中國文學批判》。)
 
 

編輯:今日青州網

本稿件所含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今日青州、今日青州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,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
新聞熱線:0536-3233110       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 
  上一篇:    下一篇:
 
 
綜合商訊    
濰坊日報社青州分社招聘記... 02-10
青州市公告掛失指定刊登媒體 11-30
蓬萊仙境暢游行 登閣樓看... 08-27
茅臺藍莓精釀酒在青州引領... 12-25
貴州茅臺醬香酒籃球邀請賽... 11-19
青州技工學校八九級電工班... 10-02
望岳府 07-16
山東輝騰氟塑裝備制造有限... 07-16
   
觀音溝名稱的由來 01-09
解謎青州(連載之三) 01-09
初登云門山 01-09
青州寺廟綜覽(45)龍泉寺 01-09
回望宋朝的青州 01-03
解謎青州(連載之二) 01-03
旗城“詩人之家” 12-26
解謎青州(連載之一) 12-26
青州新聞    
【眾志成城 抗擊疫情】云... 02-04
【眾志成城 抗擊疫情】云... 02-04
【眾志成城 抗擊疫情】市... 02-04
【眾志成城 抗擊疫情】王... 02-04
【眾志成城 抗擊疫情】益... 02-04
【眾志成城 抗擊疫情】青... 02-04
【眾志成城 抗擊疫情】致... 02-04
【眾志成城 抗擊疫情】愛... 02-04
《今日青州》電子版    
關于我們】- 【聯系方法】- 【投稿信箱】- 【版權聲明】- 【招聘信息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今日青州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
服務熱線:0536-3233110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地址:山東省青州市市委院內檔案局四樓 郵編:262500

版權所有 今日青州網 魯ICP備12014985號

技術支持:710STU淄博網站建設

重庆彩快乐十分走势图 十二生肖平肖是什么 北京时时彩 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 怎么加股票微信群 云南时时彩软件下载 26选5开奖最新结果 理财资产配置比例 江西多乐彩是什么意思 天津快乐10分生肖 赛车预测 瑞银网 今期特马开奖结果资料 上海天天彩选四开奖 最新消息明天股票大 全天时时彩计划二期中 陕西快乐10分开奖结果第9期